jade-house and universe 3.jpg

來 自 玉 的 家 屋 與 天 地  Jade - house and universe 

400x400x270cm 尺寸依場地而定

​2021 

銅條、鐵、水泥、碎石、木頭、燈具、塑料球

copper, ironraw, cement, gravel, wood, light bulb, globe

家屋與天地.jpg
DSCF2642000.jpg
DSC02022.JPG
DSC01992.JPG
DSCF2658000.jpg
DSCF2727000 _2.jpg
DSCF2703000 _2.jpg
DSCF2804000 .jpg
DSCF2807000.jpg
DSCF2794000 .jpg
DSCF2688000 _2.jpg

press to zoom

press to zoom

press to zoom

press to zoom
1/8

press to zoom

press to zoom

press to zoom

press to zoom
1/7
DSCF9091000 .jpg
DSCF9090000 .jpg
DSCF9087000 .jpg
DSCF2790000 _2.jpg
DSCF0227 .jpg
DSCF0232 .jpg
DSCF0223 .jpg
DSCF9129000.jpg
DSCF9128000-1.jpg
DSCF9112000.jpg
DSCF9135000.jpg

大太陽的早晨,撬開散場側門,流出濃濃的、濕濕的,時間積累的痕跡。

我們第一次從正門菜攤裡面進入大同戲院內部,封印已久的廢墟被迫喚醒,戲院的訊息量龐大,曾經的放映,一時的短租,現今的塵封,人潮風光到隔板租處,對面鄰居說她的同學以前曾在裡面磨玉。

戲院上方的木造屋頂與接地的水泥隔間像是兩個世界,我試著將兩個世界接起,以樓梯的形式通往另一端,踩踏上去可以看到通天的屋簷流洩出燦燦陽光,層層貫穿屋頂的木質圍欄,從圍欄破口往下看,想像最私密的記憶,俯覽過去生活的曾經。

《山之生》的開頭很像在描寫我對豐田有感覺的部分:

「有的房子,因稻梗做的屋頂壞了大半,而露出竹子做的骨架。有的房子玻璃破的破,也有幾間房子像跌一跤似的,傾塌了大半。」

拾起這些破碎回憶的缺口,我從過去的雕塑作品〈承托〉做延伸,以老家的磨石子作為溝通的管道,將在地元素與符號融轉化在創作中。磨石子與豐田的採礦歷史都是從日本殖民開始,同樣是石頭,大山石流轉為小碎石,原石打磨成為玉,磨石子的水磨行為即是將地板拋光為寶玉。

不像水磨石地板的粉塵,戲院塵埃在空氣飄散著,清掃過依然留存。

DSCF9762 .jpg
DSCF7322.JPG